为什么元宵节习俗在福建最盛 先从雪蓉蓉说起

近日,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各自的吉祥物“冰墩墩”和“雪蓉蓉”相继“破圈”。 它们是天造地设、令世人惊叹的杰作。 其中“雪蓉蓉”是根据中国传统灯笼设计创作的。 民间有句古老的谚语:“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亮灯”。 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大地又回到了春天。 大年初一的月圆之夜吉祥的雪映着月亮的洁白和灯笼的欢乐。 愈加预示着来年的好年景,“雪蓉蓉”的头顶上积满了“小堆雪”。 这种寓意深远的红白对比的审美表达,不仅在天时地利中唤起了中国人的情感和精神认同,而且实现了国际审美语言的互通。 作为元宵节的重要文化符号,灯笼形象的感染力确实深入人心、历久弥新。 灯笼之所以备受瞩目,并被赋予辞旧迎新、兴旺发达、辟邪、生儿育女、招财进宝等诸多吉祥幸福的寓意,主要是源于长期以来流传下来的“灯笼”习俗。元宵节元宵节。

节庆风俗_节庆民俗_风俗节日的由来/

2022年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雪蓉蓉”以灯笼为造型,代表着收获、喜庆、温暖和光明。

一、元宵习俗谱系:以元宵节为中心,在福建最盛

元宵节一直是上元节最重要的习俗形式。 它将原始农耕时代对火神和力量神的崇拜融入到节日中。 同时相传正月十五是天官赐福的日子。 如果你喜欢热闹,哪里热闹你就祝福哪里。 元宵节是“元宵节”最热闹、最热闹的地方,以至于元宵节也被称为“元宵节”。 相传燃灯习俗始于汉代,盛于隋朝。 唐代的元宵节更胜一筹,元代前后各一日,共三天。 宋代在十六日之后又增加了两天,共五日。 到了明代,元宵节发展成为为期十天的活动。 灯笼从初八一直亮到正月十七晚上。 元宵节的习俗除了吃元宵、迎紫姑拜厕神、过桥碰指甲祛百病、舞龙狮、扭秧歌、踩高跷等、敲太平鼓都是元宵节期间常见的活动,但这些节日习俗大多都有户外内容,而且大多与外出赏花灯的机会有关。 这就构成了一部以元宵为中心的元宵习俗谱系。

节庆民俗_风俗节日的由来_节庆风俗/

古代元宵街景:树木繁花齐放,星桥铁锁开启。图片来自网络

2008年6月,元宵节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截至2012年底,国务院和省(区、市)级政府公布的国家和省(区、市)级传统节日(元宵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项目,以及部分具有较大社会意义的项目 将非层级传统节日(元宵节)影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在各自的地理空间中进行标记。 这种以元宵节为中心、整体突出、多重共生的谱系结构的特点将尤为明显:元宵习俗遍布全国各地,且大多以元宵活动为主要内容(如河北的元宵节)。 “蔚县元宵习俗”、甘肃“永昌县卍字元宵习俗”、青海乐都“九曲黄河阵元宵习俗”、上海“豫园元宵节”、江苏“南京秦淮元宵节”、浙江“杭州元宵节”、江苏“元宵节”南昌万历“上办关公灯”等),与其他(如山西的“柳林盘节”)混合,以组合神阁建筑模式“盘”为主,制作、祭祀、娱乐神灵,“前通”浙江宁海“元宵行会”将“郝公爷”巡游习俗与古亭点灯、放灯等融为一体); 南方的灯会在数量、规模、参与面积和整体水平上都超过北方。 其中,福建地区的风俗活动最具特色,空间分布密度最高。

截至2021年底,福建省共有国家级和省级传统节日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8个,其中元宵节特色习俗活动8个,也体现了以元宵节为中心的家谱特色。 例如,“泉州元宵节”以灯笼为主题,还举办吃元宵丸、润煎饼、敬公、听香等活动; 宁德屏南的“双喜元宵节”,除了花灯巡游外,还有舞白蛇灯、舞香火龙、舞狮、彩平板巡游、踩高跷等丰富的相关活动; “闽西客家元宵节”血统的地域代表性较为突出,主要以龙岩市至西村的灯笼活动为代表,在该市新泉镇主要表现为燃放鞭炮的习俗,在城市古田镇,主要表现在游大龙的习俗; 泉州晋江的“闽台东石灯俗”从正月十三开始,持续三天。 去年儿女出嫁的东市人家,都会把新娘带来的宫灯挂到嘉应寺,祈求兴旺发达。 这是元宵节祈灯的习俗。 又如福州的“马尾-妈祖元宵习俗”、莆田仙游的“凤亭灯游”等,主要涉及到元宵节的习俗,也有酬神、拜神的活动; 漳州的“云霄开张胜王巡巡风俗”、莆田的“湄州祖庙妈祖元宵游”等,更注重巡神、祈福等街头祭祀活动,并与点灯、游灯结合起来。 。

节庆风俗_风俗节日的由来_节庆民俗/

元宵节(福建台东石灯习俗)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图片来自网络

节庆风俗_风俗节日的由来_节庆民俗/

莆田仙游枫亭镇游灯笼风情。图片来自网络

二、福建元宵习俗的历史发展

福建目前元宵习俗的兴盛与其繁盛的历史形态是相符的。 正是依靠长期的历史发展、文化积淀和礼俗互动,才造就了福建丰富多彩的当代元宵习俗和家谱特色。

从历史上看,福建元宵习俗的发展壮大主要发生在两个时期。 第一个是宋朝。 宋代以民政为主,外交薄弱,但城市发展迅速。 福州、建州(今福建建瓯)等福建城市得以远离北方战乱继续发展,很快带动了当地城乡经济的进步,满足了国家的需要。 主要根据新兴公民阶层、士大夫的审美情趣和文化需求,以城镇为主要依托举办的灯会逐渐繁荣起来。

北宋时期,福州上元灯会达到了全城狂欢的规模。 至于当时元宵节的盛况,《闽书》(崇祯)卷三十八引用了《春熙三山志》中非常详细的记载:“上元年间,有灯笼球。灯火通明,城门宽松,从唐朝开始,国家就放假三天,按照旧规,乾元万岁、大中青城、神光泥王等地的衙署和各大寺庙,都挂着灯团、莲花灯、百花灯、琉璃屏风、锅灶,唯有左右两院的灯火,各有三五盏,直径十余丈,有数百盏。上面簇拥着鲜花,燃烧着十多支蜡烛,面对着色彩斑斓的建筑,争夺着火焰。它们也是用纸偶制成的,上面有木棍、走绳、飞龙、狮子等图案。人们看着。 朱门华人在东西衙门走廊外、大路上设立了观景亭,在碧屋前观看。 城门依然宽松,日夜都有来自远方乡镇的人们前来。 有彩山,立国桥门。 高耸突兀,中间架着脚手架,演员们云集其上,大家尽兴而归。”从这段素材中,我们至少可以了解到有关福州元宵节的四个重要信息:一、北宋福州上元灯会的举办得到正式批准,在政府的允许和鼓励下,不仅解除了“宵禁”,批准了放假,还带头在公共场所布置和装饰灯笼。官方对元宵节的兴趣还体现在地方督抚的态度和意志上,这在(弘治)《八民通志》卷三中也有生动的记载:“宋代,县守每次遇到元朝,都督买酒庆元三夕。 元朝中期,刘瑾命人点灯十盏,以庆元夕。 陈烈制作了大灯笼,并在上面题诗:“富家一灯,太仓一盏”一粒小米。 穷家有灯,父子相聚哭。 风流太守不知,却恨笙歌无好乐。 金闻之,谢之。”也有史料将刘金描述为蔡君莫。无论如何,这反映了当地县寿乐参与了元宵活动,推动了元宵节的规模,从而导致了元宵节的盛况。其次,元宵节的灯笼种类、名称多得不胜枚举,各种颜色的灯笼都有,花团锦簇的大型灯饰,人物、瑞兽、器物等各种栩栩如生、动静皆宜的灯笼。看台上坐满了中国的富人,也有广大的学者和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就连城外边远农村的人也会饶有兴致地从远方赶来,人流根本停不下来。整夜。 四是与灯会相得益彰的是政府拨款修建的大型彩山,山上搭起帐篷,演员、妓女们奏乐跳舞,宣扬和平。

节庆风俗_节庆民俗_风俗节日的由来/

(弘治)《福建八志》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宋朝南迁后,受动乱影响,福州上元灯会一度“暂停”。 绍兴元年,宰相张浚任帅,又恢复,故不废。 此时的元宵节仍延续了北宋“知府会见监三日,令属下征县民,买酒犒赏”的旧俗。 不仅如此,“到了晚上,太守以万盏灯火迎接大庙,一群妓女表演杂技赏景。而州里的百姓却站起来环顾四周,在灯火的衬托下不亦乐乎。”人群。” 太守见了监事,买酒赏酒后,仍不满意。 他只得去寺庙继续观赏景点,周围都是灯火和妓女。 群众也纷纷围观,争先恐后地围观。 一时间,整个城市灯火通明,人头攒动,喜气洋洋,蔚为壮观。 对此,时任地府经理的方小能也作诗佐证:“街道如画的火山红,酒面鳞片锦被风挡。”客在春色中醉醒,明月下歌舞。” [引用本段。 见(崇祯)《闽书》卷三十八]这从南宋福州元宵节的复兴以及官民礼俗的互动就可以看出。

明代是福建元宵习俗不断积累和发展的又一个重要时期。 明代人感叹“宋代灯笼如此盛”[见(崇祯)《闽书》卷三十八],主要是指与宋代官民相比,元夕同乐、互动频繁,明朝政府很少参与或主导元宵节,正如(弘治)《八民通志》卷三所说:“入国后,虽有有些人在国内祈年,政府又不在这里设立了。这也可以看出我的祖先是节俭的。” 可见,在明代,元宵节主要以民间自发的形式举行。 然而,随着新兴公民阶层的进一步壮大,官员的缺席不仅没有阻碍符合文人雅致和市场品味的元宵活动的顺利进行,反而给了元宵节更加自由的空间。蓬勃发展。 因此,如上所述,明代最长的元宵节持续了十天,这是空前的、史无前例的。

当时的福建,福州府的上元灯会还保持着较大的规模。 )。 不过,上元灯会更红火的地方并不限于福州。 据(弘治)《八闽通志》卷三记载,除福州府、建宁府、泉州府、漳州府、汀州府、延平府、邵武府、兴化府、抚宁国府外,每到除夕,会有一定规模的元宵节。 如建宁府,“上元灯笼,每年正月十三至十七,县人于门口放灯,或三五间。城中一夜闲,听”供人们观看”; 宁州也“元挂灯笼,从十三日起,县民立起竹木灯笼,老幼嬉戏欢唱,直至十八日”。 (万历)《富宁周志》卷二又说,因“州各地砍松竹作灯棚,难免偷他山树宰杀,伤其营业”。会在春天生长。” 这体现了民间参与元宵节的热情; 兴化府更说:“上元放灯笼,早期每个松棚都建在室外,街对面每个棚子里都点着六八盏灯笼,从十三日到十九日。”

(崇祯)《民疏》卷三十八对福建各州县特色灯会及相关风俗活动的发展有较详细的描述:夜止。 神社以敖山设置傀儡,称为背景。 有几代人可以自由地演奏音乐和唱歌。 鲤鱼灯,为有吉祥之事者奏响庆贺之歌。 主人慷慨地赏赐红灯,剪下红纱,系在灯笼前,称为挂红。 神社有三天的祭祀活动。 一、社头印红纸元代,每家每户的墙壁上都贴有“福”字等天官字样,因为是用来收钱的,以供奉而闻名。钱。 言叶谓之会。 集会完毕后,摆设筵席,殿内众人聚集饮酒,称为奠祭。 《清流志》:正月十三、四、五日,各家各户头挂灯笼,每里都做纸。 用来送走瘟疫幽灵的船。 十五夜,设斋炉。 春天,上元节过后几天,就会有观圣会,一场神明、雕像、故事、珠宝的比赛。 《史记》:正月初五,他们开始各自提着香灯,扛着作坊的土地迎接比赛。 第十五天就结束了。 在古田县,正月的黑日是后九天。 菜当粥吃。”如上所述,各地都有自己的地域风情和民俗色彩,迎宾拜神,愉悦元宵身心。制灯、点灯、观赏、巡游灯大概是必不可少的。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有些地方虽然不是州府,但元宵节的规模、内容和持续时间却丝毫不逊色。 陇西县隶属于漳州府郭县。 当地元宵节的兴盛,花灯的巧夺天工,耗资之巨大,活动的丰富程度都令人惊叹:“早期在通街上立木头做灯台,或者在通街搭灯棚。大街上,热闹的地方。十一夜,试灯,灯是用纱布或菊花做的,刻出五种颜色的人物,极其精美,一灯要几十金。灯火辉煌如火城,游人来来往往,或伴着细乐缓缓行走,笛弦空灵,谓之步行街。乐舞歌声,喧闹到黎明。少年们聚集在僧侣和寺庙里,赛机放烟花,流星散落各处,挤满了观众。十五、十六、十二夜尤其繁华。 【见(嘉靖)《陇西县志》卷一】这向来可以与福州的县级元宵节相媲美,也体现了当地人民对于元宵节习俗有着深厚的文化认同。

正是有了人民群众的自觉认识和重视,明代福建民间的元宵节尽管缺乏政府的干预和干预,仍然能够有条不紊地组织起来。 (嘉靖)《汀州府志》卷一云:“县内,自正月腊日起,街旁置树竹木,挂灯笼。各坊以庙宇、佛寺为自己的会所,每家每户一盏灯可以通一个广场,或者可以提着几十上百盏灯笼沿着街道,伴随着鼓声和音乐,到这个广场的庙宇庙宇,散落在广场上。半夜到十六日夜,村村亦复如此。” 元宵节的区域化管理、挂灯的时间和数量、熄灯的规则和要求等都有明确的约定,确保人流密集、涉及各种习俗的综合元宵节能够能够顺利、圆满地进行。

三、福建元宵习俗的当代传承

经过长期的发展和积累,福建元宵习俗的身体实践已成为广大八闽人民血脉深厚、无法割舍的重要生活方式和精神皈依。 尽管民俗文化的生存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但许多传统习俗赖以生长的农耕文化正在逐渐被现代工业文明所吞噬。 元宵节庆在经历意义的拷问和价值的冲击的同时,顽强地适应并生存下来。 从以下四个案例,我们可以一窥福建元宵习俗当代传承的努力与艰辛:

1、雁翔灯会“流浪魔幻灯会”。 盐乡隶属福建省宁化县泉上镇。 这是一个客家小山村。 每年农历正月十三至十五,都会举办“神社庙会”和元宵节“神社元宵节”。 自明朝正德年间(1506-1521年)苏杭彩灯传入这一地区以来,元宵节一直由四个作坊轮流举办,自愿组织,自愿参加。 灯笼是延祥灯会的一大特色,品种繁多,工艺精湛。 村民们在制作灯笼的时候,围在一起聊天,增进了人际关系,增强了全村的凝聚力。 这三天,人们白天拜神,晚上赏灯。 游行队伍通常聚集在上村。 伴随着诸神的前奏之声,他们有组织、有秩序地出发了。 影响。 这个传统节日一直延续至今,成为沿乡村独特的人文景观。 当然,同时也存在传承队伍老化、节日习俗传承骨干力量缺乏等亟待解决的问题。

节庆民俗_风俗节日的由来_节庆风俗/

延祥元宵节起源于明朝正德年间,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图片来自网络

2.风亭元宵节元宵节。 凤亭镇位于福建省东南沿海中部,是莆田市仙游县历史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仙游凤亭元宵灯会习俗始于宋代,已有数千年的历史。 它以游动的方式将篝火、社火、灯笼、游神、古巫、傩舞等民俗习俗融为一体,逐渐演变为“民间社火”。 “活动传承了民间灯艺、曲艺、舞蹈、十音八乐、戏剧、杂技等多种艺术技艺。《观灯》有云:“月色深在头,月光深在头,歌舞声中灯火辉煌。 “如果你想住得晚,回去的话,春节就是一场令人陶醉的旅行。”每年,仙游凤亭元宵节都有数千人参与彩灯巡游的习俗。入夜后,赏灯的人潮如织,多达4万至5万人,彩灯种类之多、工艺水平之高,为全国罕见,而“白溪彩框灯”则是凤亭油灯独具特色的艺术杰作。封亭元宵节最初是为了庆祝丰收、娱乐神民,其习俗中还包含许多民间信仰的内容。风亭雨灯文化及相关技艺主要由老师傅用莆仙话代代相传。 因此,可以说,莆县话已经成为风亭有灯活生生传承的重要载体。

3、双溪元宵节。 屏南县双溪古镇的元宵节起源于民间信仰和宗族祭祀活动。 北宋时期,双溪就有民间游行活动。 古镇的元宵节兴盛于明末,兴盛于清初。 除了传统的灯笼外,悬挂的彩旗和弧形拱门也是这里元宵节经久不衰的标志。 相关元宵节活动还有香阁迎神、香龙拜福、景谷、城隍踏青、铁枝表演、鼓楼乐表演、舞狮子、踩高跷等。其中,陈景谷的游记最鼓舞人心。 《嘉靖宁德县志》卷一记载:“上元年间,十夜以后,灯灯盛行。 进城时,大家盛装迎神,经过市场时举行动物祭祀比赛。 十七号晚上结束。”踏着鼓楼的鼓声和编钟的节奏,陈景谷的身影悠然地被护送着。游行是一个动人的彩色舞台,伴随着动听的民谣或闽剧。歌卡歌曲中的“观音送子”庆祝风调雨顺、万事如意,双喜元宵就这样从小型祭祀走向了大聚会。

4、福州“马尾妈祖元宵习俗”。 这个节日的习俗起源于唐代,成熟于北宋,盛行于南宋,一直延续至今。 早在唐代,福州就成为全国流行灯会活动的城市之一。 元宵节期间,民间制灯、买灯、赏灯、送灯活动尤为活跃,形成灯笼市场。 这在王应山的《福建大记》中有明确记载,“福州沿门挂灯笼,彻夜赏之,谓之灯城”。 侯元宵发展成熟于宋代。 那时,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灯笼,十里街通红灯。 州县官员,每逢元宵节,都提倡搞大灯笼场面,官民同乐。 如今,南后街和澳门路的灯光风格早已将传统与现代融为一体。 各种红灯笼、灯笼、走马灯、霓虹灯相得益彰,绚丽多彩; 五一广场美丽如仙境; 文庙的灰瓦白墙也被彩灯和霓虹灯勾勒得格外迷人。

值得关注的是,20世纪末以来,各大城市纷纷搭上经济发展的“快车”。 人们对精神文化的多元化需求,不仅让许多传统的城市灯会得以复兴和重建,也催生了许多缺乏传统根基的新型灯会。 元宵节在粉中出来了。 有的元宵节美其名曰“推陈出新”,实则扼杀传统基因,复制“伪艺术”,难以建立持续稳定的文化认同。 此类问题也是福建传统元宵习俗传承和创造变化时需要警惕和处理的问题。

余论:福建乃至全国元宵习俗源远流长的文化基因

The reason why the Lantern Festival customs in Fujian have maintained their long-lasting prosperity and formed a unique, dense and wide spatial distribution pattern is mainly due to the relatively complete folk cultural ecology of Fujian. 。 First, in this cultural ecology, the Lantern Festival customs have a direct symbiotic relationship with related lantern production techniques, folk quiz activities, lantern performance techniques and other literary and artistic forms. Second, a major feature of Fujian’s folk cultural ecology is the development of god beliefs. Patriarch Qingshui is in Quanzhou, Master Sanping is in Zhangzhou, Emperor Baosheng is in southern Fujian, Lady Linshui is in eastern Fujian, Mazu belief is in Puxian, etc., all of which are typical regional god beliefs. And many Lantern Festival lantern viewing and parade customs are closely related to the activities of praying, offering sacrifices, visiting gods, and entertaining gods. The third aspect is that Fujian people have a tradition of living together with clans since ancient times, and they value the strength of clans. In the folk cultural ecology of Fujian, clans, as the main body of culture, play an important and dynamic role. Many Lantern Festival lantern festivals and corresponding gods-welcoming games are funded and organized by clans. These lantern festivals, in turn, have become an important way to enhance clan cohesion, weave regional connections, and integrate, sort out, and communicate social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In addition, since ancient times, the continuous development of cities and towns in Fujian has also provided excellent cultural fields and consumer groups for the Lantern Festival, which mainly relies on cities, towns and other places where the population is concentrated and mobile.

节庆风俗_节庆民俗_风俗节日的由来/

2018 People’s Visual Information Map of the Lantern Festival in Quanzhou, Fujian Province

As for why the Lantern Festival customs centered on the Lantern Festival have spread throughout the country and become more and more persistent over time, we need to start with the festive functions of the Spring Festival, including the Lantern Festival. As far as annual customs are concerned, whether it is rituals to worship the gods or behaviors to suppress evil and avoid disasters, their essence is mainly to draw strength from the outside world to promote good harvest and good fortune in the coming year; and all over the world, family and family are the most important. Work units have taken advantage of this auspicious occasion to reunite with each family, share family happiness, and cultivate abundant physical fitness and good spirit. They start from conditioning themselves to prepare for the New Year’s farming or other work and life. Compared with the relatively closed nature of family reunions during the New Year, the trip to enjoy the lanterns on the Lantern Festival night, the last day of the Spring Festival, is open. Its main function is to open up new horizons, meet new friends, and forge new fates. The combination of the two makes The overall state of the person is adjusted to the best. In this way, the internal and external connections, echoes and unity of opposites of the Spring Festival customary functions are formed. This is probably the fundamental value of the Lantern Festival’s endless inheritance and continued vita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