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唐代小说中的节日民间形象及其文化审美价值

在唐代的社会生活中,节日众多是一个显着的特点。 一年中有元节、立春、壬日、上元节、回节、中和节、春社节、寒食节、清明节、上巳节、端午节,还有七夕节、中元节等季节性节日。端午节、秋社节、中秋节、重阳节、下元节、冬至、腊日、除夕等。此外,还有佛诞、皇帝诞、老子诞等特殊节日。 而且,这些节日往往都有法定节假日。 《唐书·柳典》卷二卷云:内外官有节日,曰元正、冬至,各休七日; 寒食在清明初四和8月15日。 、夏至、泻湖初三、正月初七、十五休息一天。 [1] 因此,节日里的喜庆活动很多,其中最受后人敬佩和羡慕的是唐人的游吟。 明代胡震亨曾评论唐人的节庆和诗咏。 他说:

到了唐代,奢华已成惯例,比如元山帐,圣诞节那天跳马,大家围观,不亦乐乎。 人们越来越喜欢讲究节日的秩序,喜欢培育故事。 彩线达诸侯,谗言不废。 文人记录、鉴赏岁月,将其写进歌里。 此外,他对待大臣,宽法严节,宽厚仁礼。 每当曹四放假的时候,他就能找个地方玩玩,这叫十天假,每个月都会有。 在各种节日中,回日、上巳、重阳节尤为重要。 后来又改回日,将农历二月初一定为中和节,并称三大节。 在参观的地方中,曲江是这三个节日中最为突出的。 数百名官员登门宴请,多由长安、万年两县的官员宴请,或施以钱款。 精选妓女酒杯,挂帘云彩,花色车马斑驳,绿花香满路。 皇朝诗人有诗,伊日立即将诗传至京城。 其时赏赐甚多,诗文盛行,亦是一种助力。

这一点无需赘述。 此外,唐人在节日活动中还有许多其他独特的习俗。 这些习俗在很多唐代小说中也有体现。 本文将尝试以元代赏灯形象和唐小说中的中秋玩月形象为例。 简单梳理一下这个例子。

一、唐代小说中的上苑赏灯形象

唐代的上元节就是现在的元宵节。 上元节可能起源于汉武帝时期。 《史记》卷二十四《乐书二》云:汉族家庭常在正月去辛寺太乙甘泉,晚上去太乙甘泉寺。 ,结束于明朝。 祖先的祭坛上经常挂着流星。 他让七十个男孩和女孩一起唱歌。 《汉书·礼乐》也有类似的记载。 宋代朱汴在《曲尾旧闻》中有详细追溯。 他说:灯笼是上元王朝设立的。 根据唐代著名儒家思想,沿袭汉武帝庙太乙故事,从昏迷到明代。 梁文帝写有《灯颂》,陈皇后写有《宫灯登山诗》。 唐明帝在先天中和东都都点灯,文宗在开城中点灯,迎接三宫太后。 因此,在唐朝之前,并没有永久设立。 本朝太宗三年,不免夜宿。 上元时期在端门,中元、下元时期在东华门。 此后,中元、下元两个节日停办,上元旅游蓬勃发展。 ,比上一代更好。 或者他们认为这与佛教有关。 《涅盘经》中说,如来尸体被焚烧后,收集舍利,并在城内逐级点灯。 后来就成了一种习俗。 玄奘《大唐西域记》云:每年如来成满月之日,示于众人。 (那是印度的12月30日,也就是农历正月十五。)这个时候,可能会有光或者雨。 随着佛教传入中国,这种习俗也可能随之而来。

二、唐小说中中秋玩月的形象

天空中挂着的明月,常常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 他们总想跳进去,飞进去,或者轻轻地掀起衣服,抱在怀里。 于是就有了嫦娥奔月的神话,李白欲上天揽明月的浪漫幻想,以及一年一度特殊的赏月节日中秋节。

据宋代朱汴在《曲维旧闻》中对中秋夜赏月的由来进行了考证。 他说:中秋节不知道什么时候赏月。 考古学家开始与杜子美一起写诗。 容羽的《楼上望月》、冷朝阳的《华严寺与天人看月》、陈宇的《剑湖看月》、张南石的《与天人看月》。崔忠成》、吴元衡的《金楼望月》都是中秋节。 。 自从杜子美之后,班级形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杜子美之前,自然会浮想联翩。 二是诗词咏物不能见于世。 江左有梁元帝的《江上望月》、朱超的《船里望月》、于建武的《望月》,其子辛亦作《江上望月》。船》、唐太宗《聊城望月》。 虽然各有各的诗,都不是为了中秋节宴而作的,但万岳却在中秋节盛行,几乎是在开元之后! 如今,无论华谊,到处都一样。 由此可见,中秋赏月习俗的流行大约是在唐玄宗建国以后,而创作赏月诗则是从杜甫开始的。

三、唐代小说中节日民间意象的小说功能

除了上述的上元节和中秋节外,唐人的其他节日习俗也经常在小说中呈现。 例如,《开元天宝遗传》中有两处提到了七夕乞讨的习俗。 其中一篇曰:皇帝与妃每日7月7日晚,在华清宫设宴。 当时,宫里的宫女们在宫廷里摆着瓜花酒菜,向牵牛花和织女星求恩。 他们各自抓了蜘蛛,把它们关在自己的小巢里。 天一亮,他们打开门,看到蜘蛛网有多密,以为自己找到了机会。 秘人说话多巧,稀人说话少巧,民间也是如此。 又曰:宫殿建锦楼阁,高百尺,可容数十人。 酒煮瓜果,设座拜牛女星。 妃子们各自用九孔针和五色线将它们引向月亮。 路过的人都会有福气。 奏清商乐,尽享盛宴。 诸士世家、百姓皆仿效。 《唐玉林》考察了这一习俗的演变:七夕节在7月7日晚上。 《荆楚岁岁记》云:七夕妇女佩七孔针,在庭上摆瓜果,乞巧。 现在,人们在7月6日晚上这样做,黎明时分看着彩楼,希望织女留下她的丝。 这是第七个黎明,而不是晚上。 七窍扎针六夜,也是可笑的。 现在你家可能会连续两个晚上展示乞讨技能的工具。 这只是为了取悦孩子气。 又陈弘《长恨歌》云:秋七月,晨牛织女相会之日,秦人有夜展锦,摆饮食,种瓜种花,在院子里烧香。 这就是所谓的乞巧。 在皇宫里尤其受欢迎。 《西京杂记》云:汉代彩女常于七月七日夜将七孔针穿开金楼,皆学之。 这种习俗在秦汉时期就已存在。

四、唐代小说中节日民间意象的文化审美价值

纵观中国古代小说的发展,唐代小说无疑是中国古代小说尤其是文言小说的成熟形态。 桃园居士在《唐小说序》中认为,唐小说的成就可与辉煌的唐诗相媲美,也堪称绝世奇观。 。 唐代小说广泛触及和表现现实生活,大量的民间传说内容就是其典型表现之一。 本书收录了唐代小说、笔记和杂文的名著,其中包括大量的民间文化内容。 内容是研究唐代文化、民俗风情不可缺少的资料,兼具文学价值和史料价值。 因此,审视唐代小说中的节日民间形象,无疑有助于加深我们对唐代民俗风情和文化审美价值的认识。 唐人初立志写小说,非常重视和强调有别于诗歌的特殊韵味。 对于小说这种特殊的韵味,段成式的理解最为深刻。 他说:老公的《易》就像一本小说。 车上的话几乎是陌生的; 诗人难记的表情几乎是一出戏。 坚守手艺、掖笔不侵儒家境界的人,包括怪异和戏剧。 没有诗书味的大锅,历史如哲祖,儿子如酒酿。 灼烧鸮羞于龟,怎能容得下筷子? 固而不耻者,亦能镇压故事、奇闻异事[34]。 民间传说意象往往是唐小说这种独特韵味的重要原材料。 它产生的味道往往丰富而独特。 比如唐代小说《夜法善》中,叶法善与玄宗飞上天到西凉看花灯。 牛僧孺的《玄怪路开元明皇游广陵》中,叶法善搭建彩虹桥,随玄宗到广陵看花灯。 《罗公远传》、《龙城录》、《叶法山》中唐玄宗中秋登月,得“彩衣羽涅槃”的故事,还有《玄师之周生》中的云中抱月的故事,都精彩绝伦。 翩翩给小说增添了几分浪漫的情趣。 唐代小说往往带有游戏心态,所以常常炫耀自己的动作来帮助谈话。 如魏玄《刘客语录序》云:传之善事,以为议论。 〔35〕匿名的《唐传序》云:虽然是小说,但也许有趣,读完你会微笑。 〔36〕 这就造成了唐代小说的兴趣多元化。 结果,我们看到很多唐小说并没有表达或承载严肃的主题和思想。 他们只是表达某种兴趣,或者说兴趣是一种生活品味。 一种奇趣,一种幽默趣,一种文学趣[37]。 这种有趣的内涵在节日民间意象中无疑是非常明显和突出的。

考察唐代小说中的节日民间形象,无疑是了解唐代民俗民俗文化的重要途径。 总之,审视唐代小说中的民俗意象,有助于我们更深入地理解和把握唐代小说的审美品格。 同时,对于发掘唐代小说的民间文化价值,拓宽唐代小说研究的视野也具有积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