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过年习惯是什么

1.30晚上的团圆饭,可以在家做,可以出去
2.大年初一走朋友拜年
3.以后就是走亲戚,串朋友,相互的拜年

 

南北方人民,过年习俗有什么差异吗?

南北方过年的差异肯定会很大的,比如北方过年一定要吃饺子,还有一句俗语:好吃不如饺子。在南方,至少在我的老家,过年吃的花样繁多,我都数不过来,有年糕,汤圆等等,还有各种数不清的菜肴,至于饺子,我记得没有的。哪怕是现在,我只有实在没办法了,才吃饺子,因为吃速冻饺子方便快捷呀。北方朋友听了别吐槽哦!

 

南北方过年的差异肯定会很大的,比如北方过年一定要吃饺子,还有一句俗语:好吃不如饺子。在南方,至少在我的老家,过年吃的花样繁多,我都数不过来,有年糕,汤圆等等,还有各种数不清的菜肴,至于饺子,我记得没有的。哪怕是现在,我只有实在没办法了,才吃饺子,因为吃速冻饺子方便快捷呀。北方朋友听了别吐槽哦!

你去过的地方,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历史和习俗

阿尔巴尼亚是一直都是我不敢去的国家,好几次去东欧各国,都是有意地避开阿尔巴尼亚。也许是听到了太多负面信息,对安全总是很担忧,说来也确实奇怪,我连摩尔多瓦都不怕,反倒是怕阿尔巴尼亚。
也说不上多么理性的原因。
我可能就是害怕阿尔巴尼亚血腥与荒诞,血腥是因为充满了戾气与杀戮,荒诞是因为能看到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超现实场景。
在什么地方?
不熟悉欧洲地理的朋友,先看看阿尔巴尼亚在什么地方。地图红箭头的地方便是阿国,南边是希腊,和意大利隔海相望。阿国北面便是欧洲乱成一团的前南斯拉夫地区,耳熟能详的科索沃(Kosovo),黑山共和国(Montenegro)就与其接壤。
阿尔巴尼亚是个经常被大家欺负的国家,周围一圈国家都想尽量多占据他们的领土,比如希腊想多占他们的海岸线,马其顿想多拿走点Prespa湖,黑山想多分点河流。总之阿尔巴尼亚在周围一圈国家里就是个异类。
他们语言和周围一圈国家都不同宗同族,阿尔巴尼亚语和南边的希腊语毫无关系,和北边的斯拉夫语族(比如黑山,塞尔维亚等国家都是属于斯拉夫语族)也毫无牵连。在欧洲这个民族极其繁杂的地区,不同语言就能制造相互仇视的机会。
再加上阿国因为历史原因,有将近60%的人口为穆斯林,天主教与东正教加起来才占15%的人口,光这一点,就足够让大部分欧洲国家对阿国采取敌视的态度了。所以阿尔巴尼亚在欧洲是个很孤独的国家,但近几年政府对外交关系的不遗余力地建设才有所好转。他们不管什么国际关系都希望能去接触,就是希望自己能被国际认可,从而走出孤立无援的境地。
甚至在首都Tirana有条街因为小布什总统参观过,后来就用小布什的名字来命名这条街了(见下图,rruga就是街道的意思)。可以看出阿国有多么希望能自己被大国和强国所接受。
真正算的上阿国朋友的可能只有科索沃,因为那里住的大多就是阿尔巴尼亚人,语言也相同。但话说回来,我相信首都Tirana应该是是安全的。
阿尔巴尼亚男人一般都是这个样子的,这是在首都Tirana街道上的普通男性照片。
既不帅气,也不强壮。看到他们仿佛置身中东的感觉。
而形成鲜明对的是,阿尔巴尼亚姑娘确并不差。
那里安全吗?我觉得不安全只是我的主观猜想而已。
最主要还是听别人说,在纪录片,电影里面看到阿国的北方山区,似乎可以践踏各种人间法律。而政府也没有那么多财力和精力来把文明制度都传播过去,所
以北方山区似乎就被遗漏在历史的进步之外了。在苏联时代,阿尔巴尼亚历史上一个极具争议的——霍查(Hoxha),对国家进行了各种大变革,精神和物质上的都有,而且影响巨大。后人争论非常多。
其中有两项政策是采用了国家的血腥清洗。一项是禁止所有Kanun的实行(我下面来解释),另一项是禁止所有宗教,并宣布阿尔巴尼亚为世界上第一个无神论国家。
这两项政策本来是为了制止阿国多年来的各种家族世仇(Blood feuds),但是由于苏联政府的垮台,仇恨的积压与宣泄更加变本加厉。
什么是Kanun?Kanun是指的一系列创建于中世纪的阿尔巴尼亚传统法律,几百年来每一代人都是口头传述,所以地方强权都根据需要在往里面添油加醋地制造有利于自己的条款。
直到上个世纪初才有人把这些律令归总在书本里面,一共加起来有1200多条。
其中最粗暴的一条便是:如果自己家庭男性亲人被杀,可以杀仇人家里一名男性或两名女性(因为女性只算半条人民)。
而且Kanun里面非常臭名昭著的便是对女性的贬低和打压。
规定女性不能独立到屋子外面去,不能唱歌,喝酒,大声说话;女人的婚姻只能由父亲与家中其他男性来决定;结婚之后女方终生不能提出离婚;女方只能做两件事情:生孩子与抚养孩子;如果在家族世仇的厮杀中,一个女人被杀了,家族血仇记账簿上只能算半个人;一个的价格是12头牛等;女人不能继承和持有任何财产,除了身上的衣服,什么都不能有。在苏联时代,霍查虽然自己品行也不算很好,但是他对Kanun的严厉禁止,甚至有时候要出动国家来端掉奉行Kanun的家族,也是很大快人心的。
同时霍查对各种宗教也,持有宗教印刷品就可以招致10年徒刑,主动传教就可以枪决。有世仇的家族之间,便利用这个机会相互举报揭发对方,利用国家来铲除异己,但同时结下的仇恨更加深刻,只等有朝一日政策被取缔,他们便能抄家伙血洗仇恨。
悲情的终身在阿尔巴尼亚北方与中部山区,有一群女人,她们是这样的。
我传错照片了?
并没有,她们都是女人,而且都是。
这里就要说回到Kanun法律。
Kanun法律已经把女性归为了物品,男性就是女性的所有者,女性就仅仅是生育工具,几乎没有可言。但是Kanun还是给女性还留一条路可以选,那就是当“誓言”(阿尔巴尼亚语:Burrnesha,英语Sworn virgins)。
要当“誓言”,也就意味着,发誓人必须当时是,而且在发誓完之后也将终身是。但以此代价的换来的便是拥有男人的权利,从此可以做男人做的所有事情。同时也将得到周围族人的尊重。
这个代价也是非常大的,虽然过着男人的日子,但也不能再找女人成立家庭,而且所有以前证明自己是女性的物品都要从此销毁掉,再成男性名字。
此刻开始,改头换面。
虽然我们觉得她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成为“誓言”的人当中,后悔者并不是很多。往往是因为早年在家庭中受到了各种不公正待遇,被父亲,被兄弟各种打骂,所以她们选择了这条不归路的时候,可能头都没有回过。
为什么有“誓言”?
很多人类学家都研究过阿尔巴尼亚的誓言现象,总结起来这条Kanun法律是对其他所有粗暴律令的一条最后修补。
怎么来讲呢?
Kanun律是属于比较原始而且推崇以暴制暴的律令,特别是对于世仇(blood feuds),Kanun律有很多阐述。
但对于报仇的态度,便是最原始的“以牙还牙”方法。这导致有些家族之间发生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血腥对抗,往往都是一家人带着所有男人去另外一家要砍死他们全家(除了女人和小孩之外),那个场面之血腥暴力,如果大家看过波兰电影《沃伦》的话,大概就懂了阿尔巴尼亚的族群之间是怎么相互戕杀的。
被杀掉的人,从来都不是被捅一刀就死掉这么简单,而是充满各种虐杀,比如把对方捆在柱子上,然后用石头一下一下砸开对方头颅,不管对方任何惨叫,把脑花都砸开砸碎为止,然后就把那具尸体留在那里了,等等各种场面。
在反复多次杀戮中, 有的家族就是结下了世仇,每一代男人的就等着报家仇,直到有些家里的男人都被杀光。
当一个家族的男人都被杀光后,最后的家庭成员只有女性了,但仍然所有女人都不允许继承财产,也不允许拿刀拿枪来保护家庭成员。所以只剩下一个方法了,让她们变成男人。
这种情况下, 并不是所有年性都有这个意愿,有的仍然想嫁人,有的不愿意拿刀拿枪,但出于对家庭的责任,只能走上这一步,这就能算上真正意义的社会惨剧了。
阿尔巴尼亚还有“誓言”吗?目前已经不多了,很多“誓言”都已经老了,但最新一代出现的是在1990年之后。
因为苏联时代对奉行Kanun法律的家族实施粗暴,只是暂时压制住了家族之间的仇恨,等到苏联统治结束的时候,不再对Kanun法律信奉者进行打压,长期压抑的仇恨开始大面积爆发,阿尔巴尼亚从那至今每年都有因为家族世仇而被杀的人,比如2016年政府官方报道因为家族世仇而产生仇杀案有40多起。
阿尔巴尼亚女性的地位从我们前面说的那些,大家都能看出来山区的女性地位并不高,但并不表明城市里就很重视女性的地位。
阿尔巴尼亚也许是欧洲地区最贬低女性地位的国家之一。
可以从一个角度来看。
在Tirana最流行的手术便是膜修复术,每天官方统计每天在Tirana有10起这样的手术,但是由于膜修复术在阿尔巴尼亚是禁止的,所以手术都走向了地下交易。一般来说这样的手术只用20分钟,而花费在200-300欧元左右,而且阿尔巴尼亚女性一个月的收入也就这么多。
由于大的医院不能做这样的手术,各种妇科小诊所都开始接这样的生意。所以真实数据可能远远超过这个10起。
诊所把膜修复术都写成普通的妇科检查,这样就避免了官方的调查。但是由于小诊所条件简陋,消毒措施不到位,有时还会导致各种女性的感染疾病。
阿尔巴尼亚的女性之所以迷恋这种近毫无意义的手术,就是因为整个国家男权社会对女性贞洁的要求。再加上近20年来,很多阿尔巴尼亚男性在欧洲其他发达国家当劳工,经济能力远比在他们国内高,可以比较轻松地国内找到配偶,但是由于是长距离关系,他们特别看重女性的贞洁。在国内的姑娘为了能够迎合他们的需求,纷纷进行这种手术。
一部电影我的文章封面便是2015年的一部阿尔巴尼亚与意大利协同拍摄的电影,就叫《Sworn Virgin》,大家可以去看看。
足够悲伤。